给活人卖房,给死人卖墓,“首富李半城”的大

给活人卖房,给死人卖墓,“首富李半城”的大生意栽在了这上面





燕郊人讲,“在香港,人们逃不过李嘉诚,在燕郊,人们逃不过李福成”。但是“燕郊李嘉诚”的口碑可不算好:卖出的房子曾出现产权问题,旗下的物业公司强收各种押金,李福成的二儿子曾械斗袭警,如今又卷入涉税风波。
 
作者| 猫哥
 
来源| 大猫财经
 
2016年12月12日下午2点56分,河北燕郊。
 
一辆由南向北行驶的银色面包车在路中突然转弯,一辆由北向南而来的白色宾利躲闪不及,直接撞向了面包车。
 
这是一场极其惨烈的车祸,面包车被撞到了路边,基本上已经散架了,而宾利并没有停下来,在撞断了一根路灯杆后,直接倒扣进了一米深的河里。面包车司机受伤,而宾利的司机被救出来的时候就已经没了气息。
 
这辆燕郊唯一的一辆京牌宾利,来自于“燕郊首富”李福成。绰号“燕郊李嘉诚”的他,据说拥有燕郊“半座城”。在车祸中死亡的是李福成的孙子,而最令人唏嘘的是,发生车祸的这条路,叫“福成路”。
 
三年过后,人们已经忘记了那台宾利,但是福成的故事却也并没有终止,以72岁高龄重出江湖的李福成,又摊上事儿了,这一次是“经济案件”。
 
01
 
李福成以及福成集团相关公司的“小道消息”,从2019年初就开始流传开来。
 
2019年1月31日,河北福成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持有的河北联福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的股权被衡水市公安局冻结,涉及金额2亿元。至于为啥被冻结,当时并没有公开消息,但是股权被异地警方全部冻结,涉及的事情可能并不简单。
 
后来坊间多次传出福成股份(600965.SH)的大股东福成集团的多位高管被带走调查的消息,并开始流传出偷税漏税的传闻,但是在早前的网络互动中,福成股份的董秘回答了相关提问,“这类网络传闻听听也就罢了”。
 
 
进入九月份,福成股份董秘口中的“网络传闻”变成了公开报道,媒体向公安部门以及税务部门求证,坐实了福成集团的涉税传闻,“福成集团涉税案由河北省纪委在牵头调查”,虽然具体案由没有公布,但是知情人士讲,可能是在衡水“虚开增值税发票约2亿元”。
 
9月10日晚,福成股份发布了一则“澄清公告”,来回应媒体的报道。不过与其说是一则澄清公告,不如说是一则“确认公告”,媒体报道基本属实,“相关关联方”牵涉税务经济类案件,正在配合调查,只是案件还没有相关结论。
 
 
而相关行政处罚信息显示,福成房地产的的两项主要处罚都是与税务有关,处罚机关为三河市地税局李旗庄税务分局。也就是说,福成实际上是“有前科”的。
 
02
 
福成股份在这份公告中,试图把李福成 “摘出来”。
 
公告想要淡化李福成与上市公司的关系,因为在整个福成集团体系内,李福成又是绝对的灵魂人物,作为“首富”,他对燕郊又有着不小的影响力。
 
燕郊人讲,“在香港,人们逃不过李嘉诚,在燕郊,人们逃不过李福成”。
 
但是“燕郊李嘉诚”的口碑可不算好:卖出的房子曾出现产权问题,旗下的物业公司强收各种押金,李福成的二儿子曾械斗袭警,如今又卷入涉税风波。
 
但,住在燕郊,吃的有福成肥牛、生鲜,喝的有福成牛奶,住的有福成开发的房子,旅游有福成的酒店,如果死了还有福成的灵山宝塔陵园,就算你都没钱消费,你也可能踏足作为镇内外环的福成路。
 
李福成想做的是“一条龙”的服务,而最早打开局面的,却是“一瓶香油”。
 
油坊出身的李福成,靠1.2万的初始资金创业,自己做香油并且走街串巷,一辆自行车、一只梆子,靠着质量,还真就把香油做起来了,而香油的副产品麻酱渣则用来养牛。
 
结果,副业做成了主业,做香油的李福成,成了“全国养牛状元”。
 
从麻酱渣养牛起家,李福成将牛的产业链做起来了,不仅局限在养殖,扩展到肉品食品加工、乳业、酿酒、餐饮及生物工程技术等上下游产业。
 
后来,养牛的福成联合香港华润五丰、内蒙古贸发粮油等公司成立了福成五丰股份,并在2004年上市了。随着香港华润五丰和内蒙古贸发粮油的先后退出,福成五丰变身福成股份,并被掌控在李家父子的麾下。
 
03
 
不过,农业食品的赚钱力度还是小的,最赚钱的还是让李福成在税务上栽了个跟头的房地产板块。
 
2002年,福成地产成立,李福成的口号是:“只要有北漂,我就一直盖房子”。这个口号就很厉害了,李福成直接锁定了作为“睡城”的燕郊中,最核心的购买力。
 
燕郊虽然只是一个“镇”,但是其房地产的行情在近年来,一直是独立于其所属的三河市甚至更高一级的廊坊市的。而福成地产,是燕郊最大的开发商,没有之一。
 
福成绝大部分的地产项目都在燕郊,而在进入燕郊后,福成公寓、福成一期、二期、三期、福成上上城、福成青年社区、福成理想新城、福成锦绣华庭,每隔不远,都能看见福成开发的楼盘,“李半城”并不是说说而已。
 
2008年,北京的房价开始进入上升通道,而福成地产的广告也进入了北京,福成上上城的楼盘广告开始在公交、地铁等人流密集的区域大规模投放。
 
在随后的房价上升区间中,燕郊开始显现出环京地理条件的优越性,燕郊的人口也在极速膨胀,从2002年的3万余人到2016年的75万常住人口,而如今人口更是近过百万,成为中国人口特大镇的第一名。
 
而主打“低价大盘”的福成,也开始迎来一波红利期。
 
上上城,63栋的高层楼房,可以容纳近8万人,算是燕郊的超级大盘了。在2014年,上上城推出的7000套房源短时间内销售一空,上上城青年社区更是创造了10个月销售55亿元的神话。
 
就在6月份,福成还在燕郊又拿了几块地,260亩地耗资9.46亿,平均5457元/平方米的楼面价与燕郊近2万的均价相比,仍然还是很有的赚。
 
“低成本拿地、迅速开发、快速销售” ,福成把房地产这一套玩得也算是很溜了,但是这个“税”,还得另说。
 
04
 
福成房地产给人盖房子,而福成股份除了养牛,还负责人们的“身后事”。
 
2014年,福成股份搞了一次重大资产重组,15亿的价格购买福成集团手里的三河灵山宝塔陵园,殡葬成为了福成股份的另一个主业,公司从“养牛股”变成了“殡葬股”。
 
在宝塔陵园上了报表之后,不得不感叹,卖墓地真的是一门好生意,殡葬成为了福成股份“养”得最出色的现金奶牛。
 
福成控股2019年半年报显示,宝塔陵园半年营收0.99亿,净利润0.6亿,利润率61%,而整个福成股份半年的利润才0.87亿,如果再加上天德福地陵园,福成股份70%以上的利润都是由殡葬业贡献。
 
福成的殡葬这么牛,因为墓地价格越来越贵,墓价比房价,也是沾了三河地理位置的光。
 
在推动了福成股份向殡葬业转型后,李福成卸任,其子李高生接任,也是加码了殡葬业。
 
2016年,福成控股参与成立了福成和辉产业基金,对外投资了杭州钱江陵园和宜兴龙墅公墓;2018年,又控股了湖南韶山天德福地陵园。
 
2018年,已经退休了的李福成再次“复出”,福成方面也发出了多篇新闻稿造势,据称,李福成复出是抓地产和物业的。
 
 
在上市公司福成股份的层面,李家也抛出了一个重磅炸弹,李福成家族要将手中62.23%的股权,卖给华侨控股,“复出”的李福成“想跑”。
 
不过至今,相关交易还没有进一步的行动。
 
“想跑”的李福成,还“跑”不了啊。
上一篇:港铁总裁:暴乱让港铁经受40年来最大冲击
下一篇:28岁女博士李琳获聘任南方医科大学教授、博导